世界杯指定投注平台

专栏号作者 金证研 / 砍柴网 / 2020-04-01 22:48
"

捷安高科封面图

《金证研》沪深资本组 嘉树/研究员 映蔚 洪力/编审

2019年3月29日,郑州市城市轨道交通第三期建设规划获得国家发改委批准,新一轮城轨交通建设蓄势待发。而此前曾被认定为“国家级轨道交通行业研发中心”的郑州捷安高科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捷安高科”),或迎来发展的好时机。

“殊荣”背后,捷安高科或存诸多问题。2018年,其营收、净利增速双双下滑,且捷安高科偿债压力小,不缺钱却反募资“补血”,其募集资金合理性存疑。而其多家供应商或为零人公司,且采购数据与供应商披露的销售数据“打架”,其采购数据的真实性存疑,令人唏嘘。

一、业绩增长疲软,不缺钱反募资“补血”

以“成为国际领先的系统虚拟仿真培训解决方案服务商”为发展目标的捷安高科,近几年来,其营收增长呈下滑趋势,业绩增长“疲软”。

成立近十八年,捷安高科的主要产品为轨道交通仿真实训系统、安全作业仿真系统、技术服务、其他领域仿真系统等。

2014-2018年,捷安高科的营业收入分别为0.54亿元、0.87亿元、1.6亿元、2.17亿元、2.69亿元,2015-2018年分别同比增长60.71%、82.54%、36%、24.03%。

同期,捷安高科的净利润分别为1,375.05万元、1,918.48万元、2,903.01万元、5,041万元、7,305.04万元,2015-2018年分别同比增长39.52%、51.32%、73.65%、44.91%。

到了2019年上半年,捷安高科的营业收入和净利润分别为8,860.14万元、1,219.58万元。

在业绩增长乏力的情况下,捷安高科却大举扩张上市。

据招股书,此次上市,捷安高科拟募集资金3.4亿元,分别用于轨道交通虚拟仿真实训系统技术改造项目、研发中心项目、安全作业仿真产业化项目、补充流动资金。其中,捷安高科拟使用8,000万元用于补充流动资金项目,占募集资金总额的比值为23.52%。

令人不解的是,近年来捷安高科资产负债率逐年下滑且处于较低水平,却拟使用四分之一的募集资金来补充流动资金。

据招股书,2016-2018年及2019年上半年,捷安高科的资产负债率分别为34.68%、31.18%、25.77%、17.56%。

2016-2018年及2019年上半年,捷安高科无长、短期借款,无利息支出。2016-2018年,捷安高科的其他应付款分别为144.81万元、173.13万元、159.14万元。

2016-2018年,捷安高科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分别为1,579.63万元、781.78万元、5,366.68万元;同期,捷安高科的货币资金分别为1.22亿元、1.22亿元、1.77亿元;同期,捷安高科期末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余额分别为1.22亿元、1.11亿元、1.63亿元。

以上诸多迹象或表明,捷安高科偿债压力较小,资金充足,使用四分之一的募集资金“补血”,或缺乏合理性。与此同时,捷安高科与供应商之间的交易,同样值得关注。

二、对供应商或存“关照”,采购数据真实性现疑云

除了募集资金使用合理性存疑外,捷安高科与供应商之间交易数据的真实性也要打上“问号”。

据招股书,2019年上半年,郴州市迅捷工程自动化产品销售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迅捷工程”)为捷安高科的第八大供应商,捷安高科对迅捷工程的采购金额为104.21万元。

据市场监督管理局数据,迅捷工程成立于2014年4月2日,股东分别为杜敏吉、汪鼎伟、钟集瑞。2016-2018年,迅捷工程的社保缴纳人数均为0人。

据招股书,2019年上半年,郑州华匠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匠科技”)为捷安高科的第十大供应商,捷安高科对华匠科技的采购金额为84.97万元。

据市场监督管理局数据,华匠科技成立于2016年12月12日,朱坤华对华匠科技持股100%。2016-2018年,华匠科技的社保缴纳人数均为0人。

常年社保缴纳人数为0人,迅捷工程和华匠科技或为“0人”公司,其采购数据的真实性几何?不得而知。而捷安高科供应商的疑云远未散去。

据招股书,郑州市驰景电子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驰景电子”)、郑州华之联电子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之联电子”)以及郑州市金水区鑫汇电子产品商行(以下简称“鑫汇电子”)为捷安高科的供应商,且为同一控制下供应商合并披露的公司。

2019年上半年,驰景电子和华之联电子合并为捷安高科的第二大供应商,采购金额合计为245.29万元。

2018年,驰景电子和华之联电子合并为捷安高科的第一大供应商,采购金额合计为970.53万元。

2017年,驰景电子、华之联电子以及鑫汇电子合并为捷安高科的第一大供应商,采购金额合计为658.59万元。其中,捷安高科对鑫汇电子的采购金额为3.1万元。

据市场监督管理局数据,驰景电子成立于2015年3月11日,崔宜彬对驰景电子持股100%。2016-2019年,驰景电子的社保缴纳人数均为0人。

而由崔宜彬和崔建芳持股的郑州驰飞电子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驰飞电子”)成立于2019年3月13日。2019年,驰飞电子的社保缴纳人数也为0人。

据市场监督管理局数据,华之联电子成立于2017年3月27日,皮芷对华之联电子持股100%。2017-2019年,华之联电子的社保缴纳人数均为0人。

而市场监督管理局显示,鑫汇电子成立于2012年12月17日,公司类型为个体工商户,由李金会经营。2017年,鑫汇电子从业人数为2人,营业收入为3万元。

需要指出的是,2017年,驰景电子、华之联电子和鑫汇电子合并为捷安高科的第一大供应商。其中,驰景电子和华之联电子或为0人公司。此外,鑫汇电子2017年全年的营业收入为3万元,捷安高科披露的当年其对鑫汇电子采购金额为3.1万元,两者相差无几,鑫汇电子或为捷安高科而生。

不仅如此,捷安高科的采购数据还与供应商披露的数据“打架”,采购数据的真实性存疑。

据招股书,2016年,北京腾实信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腾实信”)为捷安高科的第一大供应商,捷安高科对腾实信的采购金额为330.13万元。

据腾实信2016年报,2016年,腾实信的前五大客户分别为新疆自治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厅乌鲁木齐铁路局社会保险管理中心、哈尔滨铁路局、北京博海通科技发展有限公司、郑州铁路局洛阳机务段、郑州铁路局新乡机务段,销售金额分别为1,473.5万元、730.77万元、350万元、251.85万元、251.42万元。

也就是说,2016年,捷安高科披露的其对腾实信采购额,比腾实信披露的其对第五大客户的销售额还多,但捷安高科并未进入腾实信前五大客户名单中,令人费解。

值得注意的是,据捷安高科招股书及腾实信2017-2018年年报,会计政策变更、会计估计变更及重大会计差错更正等方面,或未对上述采销数据“打架”的情形产生影响。

另外合并范围变化方面,捷安高科旗下子公司郑州捷安高科销售服务有限公司成立于2017年4月17日,子公司北京捷安嘉普科技有限公司注销于2017年12月19日。据腾实信2016-2018年及2019年半年报,腾实信没有子公司且合并范围未发生变化。这意味着,合并范围的变化或并未影响上述采销数据矛盾的情况。

资本市场的盛宴之下,捷安高科的供应商疑点重重,采购数据真实性存疑,或成为其上市路上的“拦路虎”,未来将何去何从?尚待考验。

分享到
声明:砍柴网尊重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稿件皆标注作者和来源;砍柴网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砍柴网",不尊重原创的行为将受到砍柴网的追责;转载稿件或作者投稿可能会经编辑修改或者补充,有异议可投诉至:post@r43dssoft.com
您想第一时间获取互联网领域的资讯和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号中搜索"砍柴网"或者"ikanchai",或用微信扫描左边二维码,即可添加关注,从此和砍柴网建立直接联系。

相关推荐

热文导读

1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