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指定投注平台

专栏号作者 龚进辉 / 砍柴网 / 2020-04-05 22:02
"
乐视网成也贾跃亭败也贾跃亭。

1_副本

科技自媒体 / 龚进辉

尽管2年前喜提腾讯、京东、苏宁体育、TCL等公司投资,但乐视网依旧深陷泥潭,经营状况没有丝毫向好的迹象。自2019年5月13日起,乐视网因2018年年末经审计的净资产为负值而暂停上市,尽管一直在努力自救,但扭转困局仍较为吃力。

截至2019年末,乐视网违规对乐视体育担保案,已有乐视体育18方投资人提起仲裁,其中出具结果的15起仲裁均为乐视网败诉,使得乐视网预计有巨额经济损失,导致2019年亏损高达112.82亿元。在已暂停上市的大背景下,乐视网在视为关键年的2019年仍巨额亏损,存在被深圳交易所终止上市的风险,令人唏嘘不已。

众所周知,乐视网是贾跃亭在2004年创办的昔日明星企业,在盗版横行的年代大肆购买版权,并在版权时代来临后,通过转让和出售版权赚得第一桶金,也是最大的一桶,成为当时视频行业为数不多实现盈利的玩家,并在2010年8月成功登陆创业板。

上市之后,弹药充足的乐视网并不满足于停留在视频网站,而是拥有更大的野心,开始全力打造贾跃亭心中的生态梦,先后布局电视、体育、汽车手机金融等七大生态,并勾勒出生态化反的美丽蓝图。烧钱、粗放式发展成为关键词,生态协同并不尽如人意,这对于乐视网的资金实力无疑是个巨大考验。

尽管乐视网在上市后获得近200亿元巨额融资,并从各方筹集近725亿元资金,也难以持续维系乐视生态的正常运转,乐视网从一个小而美的盈利公司,逐渐变成了一个臃肿肥胖、千疮百孔的烂摊子。

在我看来,所谓的七大生态,不过是一场虚假繁荣,一旦资金断供,便很容易像大厦失去承重墙一样轰然倒塌。2016年11月,乐视生态资金链危机全面爆发,而此次危机导火索正是贾跃亭寄予厚望、卖一台亏一台的乐视手机,因拖欠供应商巨额货款而成为众矢之的,也无形中戳破了乐视生态虚假繁荣的泡沫,乐视生态的凄惨现状彻底台面化,生态化反成为行业笑柄。

回头来看,2016年11月成为乐视网由盛转衰的重要转折点,乐视手机的颓势一并连累了其他生态,并迅速传导到整个乐视生态。2017年7月,债务缠身的乐视网遭遇银行集中挤兑,面临前所未有的挑战,而身为创始人的贾跃亭却在此时撒手不管,选择赴美造车,只开出一张名为“尽责到底”的空头支票。

2_副本

没过多久,融创掌门人孙宏斌接替贾跃亭担任乐视网董事长,他接手之初可谓意气风发,打算大干一场,“以前我总说我的人生没有遗憾了,但在投资乐视之后,如果不把这个公司搞好,我这辈子就真的有遗憾了。”不过,短短半年后,孙宏斌便向残酷的现实低头,辞任乐视网董事长,并承认自己投资乐视网彻彻底底失败,无奈地感慨称“人有时候要敢叫日月换新天,有时候也要愿赌服输”。

此后,乐视网一落千丈,业务丝毫不见起色,苟延残喘地活着,完全看不到希望。不得不说,曾经乐视网有多么辉煌,如今乐视网就有多么落寞,作为昔日创业板“一哥”,乐视网早已跌落神坛。

舆论普遍认为,乐视网成也贾跃亭败也贾跃亭。他的超前眼光和惊人魄力,使乐视网在视频版权大战中抢占先机,实现盈利后登陆创业板,为下一步扩张储备充足弹药。不过,当贾跃亭的超前眼光和惊人魄力用在不恰当之处并偏执地坚持不懈,那简直是场巨大灾难。

遗憾的是,他对乐视生态深信不疑,甚至有点近乎着魔的迷之自信,破釜沉舟、孤注一掷地发展乐视生态,不惜赌上个人身家和信誉。但由于乐视生态商业模式天然存在缺陷,加上团队管理、风险控制跟不上快速扩张,到头来还是免不了走向失败,烧再多钱也燃不起他的生态梦。

事实证明,离开影视领域的乐视网,什么也不是,除了靠硬件负利策略闯出点名堂的超级电视,其他领域的表现基本乏善可陈,最终落得个里外不是人的凄惨下场,高管和员工大量流失、留下巨大的财务窟漏、合作伙伴也心灰意冷。

值得注意的是,当乐视生态危机蔓延后,除了抨击乐视手机这颗老鼠屎,也有人将矛头直指乐视汽车,认为其是拖垮整个乐视生态的罪魁祸首。要知道,汽车属于技术密集、资金密集型产业,而这两方面都是乐视短板,与乐视主业关联性不强。

不过,贾跃亭并不以为然。2017年3月,他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汽车产业的四大趋势是电动化、智能化、互联网化、共享化,而后三化全是乐视优势。至于电动技术,可通过吸引全球顶级专家团队来补足,乐视经过3年努力,已拥有变革传统汽车产业所需要的全部核心技术。另外,贾跃亭认为资金问题反而是最容易解决的,乐视汽车生态已获得很多真正的前瞻性投资者关注。

“我相信,未来,当汽车和互联网融为一体时,将会出现超越苹果的公司,而乐视最有可能成为那家公司。”他自信地说道。话说,彼时乐视生态已命悬一线,贾跃亭竟然还做着乐视汽车超越苹果的春秋大梦,也真够讽刺的。9个月后,乐视汽车与FF合并,乐视汽车员工并入FF世界杯指定投注平台,贾跃亭工作重心也转向FF,亲任FF全球CEO。

时至今日,FF首款量产车型FF91屡次跳票,“距离量产只有一步之遥”的口号喊了很久但不见落实,短期问世无望坐实了外界对其PPT造车的质疑。在融资迟迟不到位的情况下能活多久是个未知数,还信誓旦旦地想和苹果一较高下,简直是对兢兢业业地用产品创造社会价值的苹果的一种巨大侮辱。

3_副本

事实上,乐视生态危机浮上台面后,贾跃亭仍不改吹牛臭毛病并不止这一回。2017年1月,他喜提山西老乡孙宏斌150亿元融资,仿佛看到了乐视生态转危为安的希望,于是又忍不住开启吹牛模式,“长期来讲我们非常有信心让乐视成为在世界杯指定投注平台上市的第一个千亿美金市值的民营企业之一”、“(股价)什么时候过100,一方面我们自身的努力,我们业务肯定会进入爆发期,对上市公司来讲。另外股价能否快速达到100元,希望的是所有人齐心协力”。

且不说贾跃亭在放出这番豪言半年后灰溜溜地出逃,打着实现变革百年汽车产业的旗号而赴美造车,即便其留下来收拾乐视网这个烂摊子,也未必能重振雄风,恢复到深耕影视行业时的发展水平,实现千亿美元市值、股价破百那想都别想,简直是痴人说梦。

不出外界所料,贾跃亭被残酷的现实狠狠打脸。2019年5月13日暂停上市前一个交易日,乐视网股价跌至1.69元,市值仅剩下67.42亿元,与当初他定下的颇具野心的目标相差甚远。更悲哀的是,乐视网在内忧外患之下,处境不恶化就算不错,翻身基本无望,形同凉凉。

依稀记得当初贾跃亭高喊出“让我们一起为梦想窒息”,我认为,这更像是他以梦想之名或感召或裹挟乐视网员工、股东、合作伙伴,一起来帮助他实现自己那个虚无缥缈的生态梦,一意孤行、蒙眼狂奔只感动贾跃亭个人,也将乐视网推向万劫不复之地,而这场集体追梦运动终究有梦醒时分。

当梦想窒息那一刻来临时,出于对自身利益的保护,贾跃亭也顾不上吃相难看,不仅果断舍弃那些追梦同行人,独自“远走高飞”,还将自己一手创办的乐视网抛在脑后,甚至不顾骂名成为其颓势尽显的最大元凶。

种种迹象表明,贾跃亭费劲心思极力包装的梦想,本质上是一场贪婪者的游戏,忽视自身能力,不惜一切代价,盲目追求不切实际的目标,最终导致乐视生态沦为一个昙花一现的传说,也是一个典型的创业反面教材。

或许,乐视生态大败局,从2012年决定做超级电视那一刻就已冥冥中注定,这种错误的坚持并不值得同情。而贾跃亭不仅玷污了“梦想”一词,也被梦想本身毁了自己,老赖、吹牛、下周回国、PPT造车等负面标签注定无法轻易撕掉。

声明:砍柴网尊重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稿件皆标注作者和来源;砍柴网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砍柴网",不尊重原创的行为将受到砍柴网的追责;转载稿件或作者投稿可能会经编辑修改或者补充,有异议可投诉至:post@r43dssoft.com
您想第一时间获取互联网领域的资讯和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号中搜索"砍柴网"或者"ikanchai",或用微信扫描左边二维码,即可添加关注,从此和砍柴网建立直接联系。

相关推荐

热文导读

1
3